第1223章 血琉璃石

“没错,请大师为咱们讨回公道。”“请大师为咱们讨回公道。”……孟然他们听孟晨姬这么说,也都来了精力。“这件事,恐怕不是那么做的。”法江为难地说道。孟晨姬当即说道:“我也知道大师为难,此事究竟无凭无据,也是我等推测。但是,一切都是那么恰巧,假如不是他,还能是谁?请大师定心,只需替我爸爸妈妈、弟弟讨回公道,不论多少香油,咱们二房决不讨价!”“对!”“不论多少香油,咱们决不讨价。”……孟然他们也跟着说道。“这样的话……唉……”法江忽然叹气一声,说道:“孟老先生跟咱们相交多年,他被人栽赃,咱们雷鸣寺自然是要主持公道,血债血偿。说什么香油,岂不是见外……”说到此,法江顿了顿,接着才道:“我知道孟老先生收藏着一块血琉璃石,不知可否送给老衲,也让老衲常常睹物思人。”“血琉璃石……”“没听说呀。”“没见过啊。”……孟晨姬四人相互看看,都显露茫然之色。不难看出,他们是真不知道。“这块血琉璃石,我从前见过一次,孟老先生没有放在家中,而是存在南都人民银行的VIP稳妥箱里。你们就算找不到存单也没关系,可以请求遗产,想要拿回来,应该不困难。”法江温文地说道。听了这话,孟晨姬四人更是疑惑,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,法江是怎样知道的。居然还知道是放在人民银行的VIP稳妥箱里。要知道,这VIP稳妥箱是银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的,需求自己的指纹才干翻开。想要进去,有必要通过各种身份核对。并且还带有巨额的稳妥,以保证东西肯定不会丢掉。当然,这保管费也不是一个小数字。可以说,想要从这儿偷走东西,比进银行现金储存库的难度都大。基本上就不是偷了,得是明抢。而孟玄雄会将东西存在这儿,法江又这么想念,可见这东西的宝贵程度。四人相视一眼,孟晨姬首先点了允许,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允许。尽管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宝贵,可有什么能比报仇更重要的,特别仍是触及到家主的大位。随后,孟晨姬仔细地说道:“大师,请您定心好了,咱们马上就去银行请求遗产提回,只需有大师说的那件东西,必定双手奉上!”“好!”法江重重允许,慎重地说道:“你们也定心好了,孟老先生的仇,咱们雷鸣寺承当下来了!”“不知大师计划何时着手?”孟晨姬问道。“假如我猜的不错,他们必定会想方法化解咒骂。而你们刚刚也说了,紫金山便是那人的埋骨之地。咱们会去那里等着,到时必定会让你们的仇敌有进无出!”法江自傲地说道。“多谢大师。”……孟家人一同感谢地说道。光亮山,无当道观。张禹得知道袍缝好的音讯后,心中激动,连夜赶回。到道观的时分,是后半夜一点,后院漆黑一片,也就借着天色的星光可以牵强看清景象。他已然刻不容缓,几步就跑到欧阳艳艳的房间门外,直接敲门,“当当当……”几声往后,里边响起欧阳艳艳的声响,“谁呀?”“阿姨,是我。”张禹舔着脸说道。他现已意识到,欧阳艳艳都睡着了,自己的确有点莽撞。很快,房门从里边翻开,那翻版的夏月婵跟着就出现在张禹的眼前。素日里,欧阳艳艳都是穿道袍,头发仍是扎起来的发髻,规范的美人道士行头。但是此时,欧阳艳艳的身上披着道袍,由于系纽扣太费事,居然没有系上。在里边是一件赤色肚兜,下面是白色的短裤。好家伙,那身段一点点不在女儿之下,加上修道和保养有方的原因,皮肤也一点点不差劲于女儿。她的秀发散乱的披在肩上,估量是睡觉不得劲给放下来了,现在也来不及扎上。如此风韵,越发的诱人。特别是胸前的一对,没有半点下坠的意思,比之女儿还要大上一些。特别是她的粉面,落发之后,不再运用化妆品,即使素面朝天,仍旧怡人。张禹看到这个,不由有点为难,“这……”“这什么这,赶忙进来吧!”欧阳艳艳横了他一眼,回身就朝里边走去。张禹进屋,把门关好。现在换了大道观,欧阳艳艳的房间也不同于曾经,是一个套间。外间屋相当于一个会客室,里边还有卧室,欧阳艳艳直奔卧室,张禹老实地跟在后边。来到卧室,里边是火炕,上面铺着行礼。古香古色,怪不得现在都改穿肚兜了。张禹四下瞧了一眼,没看见道袍,马上笑呵呵地说道:“阿姨,我的道袍呢?”“还阿姨啊,我闺女都怀孕好三个月了……”欧阳艳艳一回身,坐到炕上,一双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张禹,颇有点丈母娘的威势。“那个……妈……”张禹反响的也快,赶忙叫声好听的。这倒也是,人家闺女都怀孕了,还管人家叫阿姨,不免说不过去。“叫的挺牵强呀。”欧阳艳艳成心把头别到一边。“妈、妈、妈……”张禹急速诚实地叫了起来。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欧阳艳艳的脸上显露了笑容貌,满意地看向张禹。见丈母娘快乐,张禹又嬉皮笑脸说道:“妈,您是怎样知道……小婵怀孕的事儿……”“她前些天来道观看我,我闺女的身段好着呢,现在小肚子都起来了,能没原因么。我一猜便是你小子的种!”欧阳艳艳成心瞪了张禹一眼。“阿姨……不、不……妈、妈……妈果然是目光如炬,火眼金睛……”张禹巴结地说道。“还捅上词了呢。”欧阳艳艳白了张禹一眼。“我这便是实话实说……妈……那个道袍……”张禹说着,看向一旁的衣柜,仍是想念着道袍。“你小子可真没良知,老娘我一天到晚,没日没夜的给你赶工,累的是腰酸背痛腿抽筋,你也不说安慰安慰,就知道你的道袍啊!”欧阳艳艳没好气地说道。“妈、妈……瞧您说的,我哪敢呀……要不然,我给您按摩按摩……”张禹又是巴结,不过看着欧阳艳艳身上穿的,多少有点蹙眉。